龔春霞

?龔春霞? ?女,1981年生,法學博士,漢族,中共黨員。2002年獲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學士學位,2005年獲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碩士學位,2010年獲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社會學博士學位。2005年起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校任教。主要研究方向為法律社會學、農村社會學。主講法學通論、電影中的法律、以案說法等課程。在《學術研究》、《華中科技大學學報》、《云南大學學報》等刊物上發表多篇文章。

6篇文章

龔春霞:鄉村振興背景下水權與地權關系的歷史流變及反思

龔春霞

[摘要]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基本原則要求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這不僅要求在治理理念上確立統籌思維,還必須形成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那么從權利視角出發,如何通過統籌水權與地權關系,從而實現統籌治理,就成為不得不考量的重要議題。水權與地權的歷史流變關系經歷了水權依附于地權、水權獨立于地權、水權與地權相互制約的發展歷程。基于此,提出重構兩者之間法律關系的問題。重構水權與地權之間的關系,既具有一定的法理基礎,也具有一定的現實基礎。在鄉村振興背景下,結合全球水資源稀缺及生態發展的訴求,應該確立權利相對論,改變水權與地權分離的觀念;從公權力視角切入,建立水土管理一體化格局;融合協調水權法律制度與地權法律制度。

龔春霞:行政應急管理的規制與基層治理的實現——反思烏坎事件

龔春霞

[摘要] 行政應急管理暫時平息了烏坎事件,化解了因鄉村社會內部矛盾引發的社會沖突,但同時行政應急管理也為徹底解決烏坎問題增添了新的障礙。行政應急管理不能為徹底解決烏坎問題增添新的障礙。高位推動的處理方式消解了地方政府的權威;“鬧大”的預期結果強化了民眾超越鄉村社會進行維權的路徑和方法;“政府允諾”放大了民眾對解決具體問題的期待和想象。具體問題的解決有賴于常規化的基層治理模式。烏坎事件的有效處理,需要在外力推動下,重塑常規基層治理的可能性,營造鄉村社會的良好秩序。鄉村社會秩序的生成,“必須再造中間層”,即重新充實鄉村基層政權,有效整合鄉村社會內生資源并讓其發揮應有的作用。一方面需要加強基層政權的治理能力,盡量避免采取“高位推動”的方式解決村莊問題;另一方面,也應該從制度上加強對基層政權行為的規范化,以便形成新的村級自治結構和社會基礎。

評周其仁《還權賦能—成都土地制度改革探索的調查研究》

龔春霞

一、問題意識 中國社科院2012年5月份發布的2012城市競爭力藍皮書,指出過去十年是中國城市崛起的十年。我國常住人口城市化率已達到50%,城市戶籍人口達到33%。中國城市化的快速擴張,伴隨著大量土地的非農使用,城市建設對土地的需求越來越大。征地拆遷成為中國城市化進程中相伴而生的必然現象,征地拆遷的可持續性影響甚至決定了城市化的可持續性。征地拆遷涉及到土地增值收益的重新分配,各利益主體紛紛采取各種措施力爭利益最大化,利益的博弈必然導致矛盾、沖突和糾紛。為了追求可持續的城市化和中國經濟的穩定快速發展,化解征地拆遷中顯現的矛盾和沖突,不同學科的學者對征地拆遷進行了廣泛的研究。歸結而言,主要有以下兩種有代表性的理論和觀點:第一,制度改革,主張改革現有的征地模式,放開土地市場,允許集體建設用地入市交易,實現國有土地和集體土地“同地、同權、同價”。該觀點認為征地拆遷制度及相關法律的模糊之處剝奪了農民的土地權利,侵犯了農民的土地利益。征地拆遷中的沖突和矛盾激化,是農民對不合理制度的抗爭。唯有突破現有的征地拆遷體制,才能合理保護農民的土地權益。第二,制度改良,在充分認識到現行征地拆遷模式滋生的諸多問題的基礎上,肯定既有的征地拆遷體系和制度的合理性。該觀點主張,正是憑借中國特殊的土地制度安排,才保證了中國經濟30年的快速發展。在分稅制財政體制下,政府低價征地高價賣地獲得的“土地財政”為地方政府建設良好的城市基礎設施提供了資金保證,是城市建設可持續發展的前提條件。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的土地制度尤其是征地制度成為中國模式的核心之一。 根據《憲法》第13條、《土地管理法》第43條的規定土地出讓市場由國家壟斷,國家對建設用地市場的壟斷表現在兩個方面:土地征收階段,國家是農業用地轉為建設用地的唯一合法的征收主體;土地出讓階段,國家是唯一合法的賣方主體。土地的市場交易行為只能發生在國家和開發商之間,…

地權共識與規則混亂

龔春霞

[摘要] 在從傳統農業社會向現代工業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土地的價值不斷攀升,農民越來越關注農地的權屬,地權糾紛日益增多。不同主體援引不同的地權規則主張土地權益,地權規則之間展開激烈競爭。不同規則的競爭中,地權共識有利于化解糾紛。法治社會的應有之意是法律在社會系統中居于統治地位,并具有最高權威。這要求鄉村社會的法律實踐中,法律規則成為新的地權共識,是判斷土地權屬的核心依據。探求新地權共識的可能途徑,有賴于實然層面的研究,從而在準確把握各種約束條件的基礎上,確立法律規則的權威性和有效性。

外來混混對村莊秩序的影響——兩湖平原與華北農村的比較

龔春霞

[摘要] 兩湖平原和華南農村的外來混混對村莊社會秩序的影響有所不同。在華北村莊,外來混混可以輕松進村危害秩序,并對村民產生強烈的心理強制;而在兩湖平原村莊,外來混混進村危害需要與本土混混結成聯盟,否則會遇到強烈抵制,村民并不懼怕他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華北村莊內缺乏狠人,而兩湖平原村莊內存在狠人,他們主要是本土混混。狠人抵制外來混混是基于“勢力范圍”的邏輯,其動機是維護既得利益。兩湖平原和華北村莊的這種區域差異,有其社會基礎,可以從村莊社會性質中獲得理解。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