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錫文

2篇文章

陳錫文:關于解決“三農”問題的幾點考慮——學習《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陳錫文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涉及面非常廣,包括十八大提出的黨和國家事業總體布局的五大領域——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以及黨的自身改革等共六大方面的改革,此外,還涉及國防和軍隊的改革。我結合自己從事的農業、農村工作,和大家交流一下對《決定》中有關“三農”改革內容的認識,供大家參考。 我們黨在90多年的奮斗歷史中,始終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中必須處理好的重大戰略問題,基本思想是一脈相承的。2003年1月8日,胡錦濤同志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的重要講話中指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10余年來,中央出臺了一系列強農、惠農、富農的重大政策,推動農業、農村發生了深刻變化。成就主要表現在三大方面:一是糧食連續10年增產,2013年的糧食總產量達到了12038.7億斤,比2003年的8614億斤增長了39.8%,比改革開放前1978年的6095億斤增長了97.5%,接近翻了一番,確實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這說明黨的農村政策確實調動了農民發展農業生產的積極性。二是農民的收入連續10年較快增長,2013年已經是連續第4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的增幅高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說明城鄉居民的收入差距正在逐步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最大的是2009年,達到了1∶3.33,即一個城鎮居民的收入相當于3.33個農民的收入,2012年這一差距縮小到了1∶3.10,2013年有望進一步縮小到1∶3.0左右,這也表明我們的收入分配政策在城鄉居民這兩大群體之間正在起作用。三是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社會事業發展取得了明顯進展。過去這10年,是農村路、電、水、氣(燃氣)等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最快的階段;農村社會保障制度在10年前還難以想象,但現在,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最低…

陳錫文:我所親歷的農村改革

陳錫文

(本文原載于《國家人文歷史》2014年5月下,微信:gjrwls。口述:陳錫文,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整理:呂晗子) 自改革開放伊始,我國始終在探尋、嘗試農村改革的各種方案。1950年出生于上海的陳錫文是這些改革的親歷者和參與者。自上世紀70年代末進入中國人民大學農業經濟系學習開始,陳錫文便一直致力于農村改革事業,是“中國農村改革之父”杜潤生的得意門生之一。作為現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30余年來,他參與了大部分有關中國農業和農村政策文件的起草工作。 陳錫文 《國家人文歷史》記者走進陳主任的辦公室,房間左側的深紅色桌柜上赫然堆滿了各種文件和資料,“紅機”淹沒其中。辦公桌前幾棵巨大的綠植,將桌子和書架在辦公室里隔離出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陳錫文穿著他標志性的白襯衫,紅潤的臉上掛著親切的微笑。在采訪的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里,他始終侃侃而談,過去三十年來中國農村的變化和農業發展的具體數據無不信手拈來: “一號文件”的故事 1983年的“一號文件”給了聯產承包制非常高的評價,稱其是“在黨的領導下我國農民的偉大創造,是馬克思主義農業合作化理論在我國實踐中的新發展” 改革開放35年,中央一共出了十幾份與農業有關的“一號文件”。上世紀80年代出了5個。我是從第二個“一號文件”——1983年的那個開始參與起草工作的。1987年出的是五號文件,這以后與農業相關的文件出了很多,但是都沒有排到一號。一直到2004年,農村工作文件又恢復到“一號文件”。 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通過了關于加快農業發展問題的決定。但這個文件并未提及甚至考慮到糧食部的問題,文件的初衷是通過調整農村政策以提高農民生產積極性、增加糧食產量。1978年以前農民生活非常困苦。改革之初,在農村有兩億五千萬人沒有解決溫飽,差不多要占到農村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要想加快農…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