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楊

1989年生,廣東省梅州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講師、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基層法治研究所研究人員,主要研究方向:法律社會學、基層社會治理。

3篇文章

劉楊:“專項治理”科層化的實踐機制與制度前景——以鄂中X鎮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的執法工作為個案分析

劉楊

[摘要] 以鄂中X鎮食藥所的“專項治理”實踐為例,對執法領域中“專項治理”科層化的實踐機制進行考察和分析,理清當前“專項治理”工作與傳統“運動式執法”的復雜關系,并展望其制度前景。在當前“專項治理”工作的實踐中,執法部門從屬于專職的執法系統,從事著專業的執法工作,以規范的執法程序開展日常執法工作,并擁有了穩定的考核制度體系。這表明“專項治理”工作在執法機構層面和具體工作層面,都已經呈現出顯著的科層化傾向,組織機構和執法工作的變革共同塑造了“專項治理”科層化的實踐機制。“專項治理”科層化,不僅實現了“運動式執法”的法治化轉型,也成為了孕育執法領域新制度、新技術的“土壤”,為執法體制改革提供組織執行的保障和制度實驗的空間。

劉楊:基層執法專業化的實踐困境及其解釋——兼論基層執法的多元屬性

劉楊

[摘要] 以鄂西S鎮食藥執法工作為例,對基層執法專業化的實踐困境進行機制解釋,并探討當前基層執法的多元屬性。在基層,執法者為了應對執法專業化的實踐困境,常采取新設執法目標、變通執法手段、折扣執法標準等執法策略。上述執法策略暴露出執法專業化存在的準入門檻過高、監管要求過嚴、執法標準過于單一和處罰措施過重等問題,它們是導致執法工作陷入困境的直接制度緣由。在這背后,基層執法部門的治理考量、執法人員的干部身份、社會生產生活的傳統性和基層民眾的生存需求則是促成執法實踐困境的深層機制原因。基層執法專業化的實踐困境,凸顯出當前立法環節工作中公眾參與的偏頗和缺失,而基層執法的治理性和群眾性,則證明了執法階段對于彌補法律缺陷、優化法律實效的重要意義。

陳柏峰、劉楊:基層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和衛生監督執法的實踐及解釋——以滇中S鎮為例

劉楊

[摘要] 以國家能力為分析視角,以滇中S鎮的經驗為例,考察基層公共衛生服務和衛生監督執法的相關實踐,并對其機制和困境進行解釋。在當前基層公共衛生服務和衛生監督執法的良好貫徹過程中,兼具行政性和半行政性的基層政策執行組織體系的建立與運轉發揮了基礎性的作用,這體現了國家能力的發展。但基層公共衛生服務和衛生監督執法工作中仍然存在的實踐困境,則體現了當前國家能力的限度和缺陷。國家能力的發展,離不開規范體系的建立和推行,也離不開基層相關職能部門的組織建設和有效運轉。對于當前的中國而言,在國家能力發展走向多元、深入社會的進程中,組織體系的完善和運轉是一個更為切實和緊迫的問題。特別在我國已經建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情況下,要想在基層社會貫徹落實相關法律規范(包括公共政策),就必須著力完善基層政策執行組織體系的構成與實踐。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