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威

滕威,男,1963年出生,漢族,淮安市人,大學本科學歷,中共黨員,現為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研究室主任。該同志具有較高的政治素養和全局觀念,愛崗敬業。近幾年來,先后兩次榮立個人三等功,多次被評為“全市法院優秀法官”、“全省法院審判監督工作先進個人”、“全區十大優秀政法干警”;“全區學科帶頭人”、“全省法院調研工作先進個人”、“《判解研究》杰出作者”榮譽稱號(全國僅3人獲此殊榮)、首批“全省審判業務專家”;2004-2011年度淮安市“十大法治人物”等。個人專著一部(《合伙法理論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1月版)、編寫專業書籍7部,在《人民法院報》、《審判研究》、《人民司法》、《民間法》、《法律適用》等刊物上發表論文100多篇。個人和訊博客主頁:http://hytw1473.blog.hexun.com/

3篇文章

滕威:對我國設立家事訴訟程序制度的宏觀思考

滕威

[摘要] 家事訴訟程序是具有一定特殊性的民事訴訟程序,也被許多國家稱之為身份關系訴訟程序、家庭事件程序、人事訴訟程序等。在法律規范方面應當有許多不同于一般程序的規定。在我國現行的民事法律規范中,無論是實體法還是程序法,雖然都毫無例外地認可身份關系訴訟程序的特殊性,也針對這些特殊性作了一些規定,但相對來說,其規定不僅零散,而且不科學,甚至還有大量的司法解釋規范游離于法典之外,使得家事訴訟程序在理論上難成系統,司法實踐中難為操作。因此,應當借鑒國外先進的身份關系訴訟立法例,盡快構筑起適于我國情況的家事特別訴訟程序制度。

法官運用法律解釋方法之局限性及其克服

滕威

作者現為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研究室主任   ???? 一、法官運用法律解釋方法的局限性 法官對法律的解釋要受到許多因素的限制,并不像公眾想象的那樣游刃有余,可對法律規范作任意解釋。盡管賦予了法官法律解釋的權力,但法官能否在自己的權限范圍內妥當地用好解釋權,本身也是個問題。筆者認為,法官適用法律解釋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在審判實踐中引起足夠的重視。 ???? (一)審判實務中運用法律解釋方法的局限性 我們常常會在書本上讀到一些關于法律解釋方法的文章,但千萬不要認為讀懂了并掌握了這些方法,就可以解釋法律了。舉個例子:某建筑工程公司為承接某房地產公司工程,以咨詢費的名義送給房地產公司6萬元,后某建筑工程公司在工程招標中中標,但卻因故未能開工。某建筑工程公司遂起訴房地產公司要求返還6萬元。一審法院將該6萬元定性為贈與,從而駁回原告訴訟請求。二審則認為,該6萬元為商業賄賂,其破壞了建筑市場公平競爭的秩序,遂改判某建筑工程公司給付某房地產公司6萬元的行為無效,駁回原告訴訟請求,從某房地產公司收繳所取得之6萬元。[1]從該案例可以看出,一方面,法官不可能完全掌握所有的法律解釋方法,另一方面,法官即使解釋了法律,也不會意識到所用的是何種解釋方法。就像上述案例,一審法院對于某房地產公司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行為未作深入研究,將其接受6萬元的行為解釋為接受贈與,從而做出錯誤的判決,而二審法院則運用法律行為的解釋方法即目的解釋方法,對案件作出了合法公正的判決。筆者作為一個長期從事民事審判工作的法官,深深地感到民法解釋對于正確穩妥地適用法律極其重要,但筆者同時也為法律解釋學理論距離司法實務太遠感到遺憾——司法實務中很少有法官運用法律解釋學理論進行裁判的。過于高深的法律解釋學理論,易使法官在適用法律時對法律條文產生偏頗的解釋,此為法官法律解釋受到的局限性之一。 ??…

倡導符合審判規律的法官業績考評機制 ?

滕威

倡導符合審判規律的法官業績考評機制 ——基于江蘇特色審判管理機制的思考 作者現為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研究室主任 本文于2013年8月獲“第八屆中國法學青年論壇”主題征文優秀論文獎,來源:http://lawinnovation.com/html/xjdt/9797.shtml   江蘇法院的審判管理確實具有自己的一些經驗傳承,但也有自己的一套創新模式。自2003年12月江蘇高院下發蘇高法【2003】7號《關于建立全省法院審判質量效率統一指標體系和考評機制的實施意見(試行)》以及三個附件[1]以來,江蘇三級法院的審判管理包括法官業績考核,便一直按照該7號文件規定的模式進行運行。在這個模式下,又制定出臺了《全省法院法官審判業績考評管理辦法(試行)》、《關于加強全省法院法官審判業績崗位目標考核工作的意見(試行)》以及《全省法院法官審判業績考評檔案管理辦法(試行)》等關于法官審判業績考評的規范性文件。按照省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的說法,“法官審判業績考評主要包括法官案件審判質效考評和司法能力考評兩個方面。”“全省法院基本實現了審判質量效益管理與法官審判業績考評、崗位目標考核管理的有機結合”。[2]“在以評估指標體系為導向的審判管理考評機制的引領和支撐下,全省法院審判工作不斷朝著良性循環的方向發展。”法官崗位目標管理是審判質量效率管理和法官審判業績最重要的接合部,也是廣大法官自覺追求審判質量效率最重要的激勵機制,無疑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是,這樣的考核體系及機制是否真正達到了預期的效果,恐怕尚有疑問。 筆者認為,現有的考評機制并非白璧無瑕,甚而作為完美經驗加以推廣。從近幾年三級法院法官的普遍反應及文件的貫徹情況來看,考評機制并未得到絕大多數法官的認同,反而出現普遍抵觸的情緒,審判質量效率管理的作用也通常只是數據上的自說自話,數據管理與實際情況不符,更與審判…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