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暉

汪暉,1959年生。1988年至2002年任職于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現任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1991年至2000年間參與創辦《學人》叢刊,為主編之一。先后擔任哈佛大學(1992)、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1993)、北歐亞洲研究所(1995)、香港中文大學(1997)、華盛頓大學(1999)、柏林高等研究所(2000)、波洛尼亞大學(2004)等學術機構的研究員,哥倫比亞大學(2002)、海德堡大學(2003)、東京大學(2005)的訪問教授,以及Positions, The Traces, Critical Asian Studies, Post-Colonial Studies等刊物的編委。1996年應邀出任《讀書》雜志執行主編至2007年。主要著作包括中文著作《現代中國思想的興起》(四卷,2004)、《死火重溫》(2000)、《汪暉自選集》(1998)、《無地彷徨—“五四”及其回聲》(1994)、《反抗絕望—魯迅及其文學世界》(1990)等,日文著作《作為思想空間的現代中國》(2006)、意大利文著作Il Nuovo Ordine Cinese(2006)、英文著作China’s New Order(2003 Ted Huters譯)、韓文著作《新的亞洲想象》(2003)及《死火重溫》韓譯本(2005)等。編有《發展的幻像》(與許寶強合編,2000)、《文化與公共性》(與陳燕谷合編,1998)等多種。

59篇文章

汪暉:中國的開放與自主

汪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南風窗記者何焰 自主不是和開放對立的,越是開放就越需要自主,就好像一艘船行駛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上,你如果沒有能量去駕馭這艘船,那怎么能夠穿越海洋呢?開放性跟自主性不是對立的,恰恰相反,在我看來,今天所有社會所面臨的危機就是在開放條件下的自主性。改革開放已經跨過40年,今天中國所面臨的世界經濟、政治和文化權力格局,都和40年前別如霄壤。中國自身的變化以及外部環境的變化,反映的不僅僅是全球物質力量的此消彼長,還是一個各國、各民族在發展實踐中不斷在思想上反思、批判,總結和預期自身發展路徑,尋找自身獨特性和自主性的過程。 改革開放開啟的是中國新一輪現代化進程,在此過程中,思想建構發揮了隱形但不可忽視的作用。清華大學中文系與歷史系雙聘教授汪暉,以其對“現代性”的反思和批判,在思想領域受到廣泛重視。圍繞“開放與自主”這一改革開放的重要命題、國家和民族在全球化浪潮中如何自處的根本性問題,《南風窗》記者采訪了汪暉教授。 汪暉 1959年生,江蘇揚州人,當代中國著名思想家。清華大學中文系與歷史系雙聘教授,研究領域為思想史和當代思想文化,主要著作有《反抗絕望:魯迅及其文學世界》《無地彷徨:“五四”及其回聲》《死火重溫》《現代中國思想的興起》《去政治化的政治》《東西之間的“西藏”問題》等。 ? 需要重新思考的現代性 ? 南風窗:汪老師,你對現代性的反思,是從1990年代開始的,那時中國改革開放已經十幾年,社會活力比較強,對未來的預期也比較積極,為何你的著述中仍然有“亡天下”的憂思?汪暉:憂患意識是中國思想史上一個非常古老的傳統,從孔子時代開始就已成為一條內在線索。憂患來源于兩方面——“亡國”和“亡天下”。“國”主要是指政治體,比如一個王朝,“其興也勃,其亡也忽”,興亡更替都很快。相比于王朝興衰,孔子更關心禮樂文化、“天下”秩序的維系。“天下”包含道德、審美和文化,如果連這個也衰亡了,才是真正的“從…

汪暉:朝鮮半島和平契機與東北亞團結政治的可能

汪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危機中的轉折 2018年2月9日至25日,第23屆冬季奧運會在韓國江原道平昌郡舉行。奧運會前夕,朝鮮半島圍繞朝鮮核問題的爭執風急浪險,法國、澳大利亞和美國奧運代表團先后揚言如果他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將退出本屆冬奧會。2018年元旦,金正恩發表新年祝詞,建議在奧運會期間朝韓雙方在首爾進行會談。1月18日,朝韓雙方舉行了兩年來首次高級別會談,宣布組建聯合冰球隊,并在開幕式上攜朝韓統一旗入場。 金正恩胞妹金與正在奧運會開幕式上與文在寅總統會面,引起世界廣泛關注,而在首爾南北雙方的高級別會談也正在結出果實。3月5日至6日,文在寅派遣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率領韓方特使團訪問朝鮮。以此為契機,美國方面對朝韓接觸做出了正面回應。3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透露朝鮮半島問題取得重要進展,他與金正恩的會面正在計劃之中。3月25日至28日,金正恩首訪中國,與習近平會見。4月27日9時30分,金正恩跨過軍事分界線與文在寅會面,由此拉開了一系列圍繞朝鮮半島的首腦會晤。5月7日至8日,金正恩再次訪問中國,在大連與習近平會談。 6月12日,金正恩在新加坡與特朗普舉行一對一和擴大會談,而他訪新乘坐的飛機是中國提供的國航包機。6月14日,俄羅斯總統普金向金正恩發出了訪俄邀請。約一周后,6月19日至20日,金正恩第三次訪問中國,與習近平會見。文金會、習金會、金特會,以及即將上演的普金會和日本半心半意謀求的安金會,形成了半島百年來從未出現過的景觀。 在這一系列活動中,所有會面均以金正恩的多邊外交活動為中軸,朝鮮成為國際舞臺的重要角色,朝鮮方面是撬動這一進程的主要方面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朝鮮無法單獨撬動朝美對峙的僵局。由于文在寅總統的當選,韓國政府極為堅定、有力、迅速地回應這一進程,使得南北雙方為和平而站在了一起,從而暫時取消了美國的戰爭理由,為此后的系列變化奠定了條件。 因此,韓國也是撬動這一進程的主要方面:南北雙方的共…

汪暉:十月的預言與危機——為紀念1917年俄國革命100周年而作

汪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摘要] 編者按:2018年第1期,《文藝理論與批評》以重要篇幅編發了汪暉先生為紀念1917年俄國革命100周年而作的長文《十月的預言與危機》。面對復雜的歷史,他以其一貫的宏大與繁密,構成多層面的理論織體,對圍繞十月革命的當代評價,對這場革命在亞洲廣袤區域的影響,對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及教訓,進行了嚴肅的剖析,以為未來開辟思想空間。正值付梓、發行之際,汪暉先生榮獲德國洪堡基金會安內莉澤?邁爾獎(Anneliese Maier Research Award。基層法治研究網特轉載于此。

汪暉:世紀的誕生——20世紀中國的歷史位置(之一)

汪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摘要] 本文通過回溯20世紀范疇的誕生與1900年前后中國思想界中帝國主義理論分析之間的復雜關系,論證現代中國的“世紀”意識與20世紀緊密連結。它與過去一切時代的區分不在于一般時間,而是對此獨特時勢的把握。在此獨特歷史時刻,人們不得不思考18、19世紀甚至更早的歐洲和全球問題,為現代中國創造出自己的前史,以辨別中國在全球視野中的獨特位置。后半部分以20世紀初思想論爭為線索,研究這一獨特時代意識在政治論爭、歷史研究和哲學-宗教論述中的呈現,分別論述時間軸線上的社會形態之辨、空間維度上的中華之辨、內在性維度上的交往與自我表達(語言的性質)之辨,以及超越性維度上的普遍宗教和“正信”之爭。在帝國主義與文明論雙重陰影下,中國思想對獨特性的探尋抗拒和解構了伴隨帝國主義時代而來的普遍歷史,但其基本方向不是確認特殊性,而是重構普遍性。

專訪汪暉:“橫向的”二十世紀的政治時刻

汪暉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摘要] 二十世紀的遺產非常豐富,但留下的困難也是巨大的。這個困難是在十九到二十世紀世界性巨變中形成的。今天的格局是兩重的:一重是二十世紀的退潮,另一重是以否定這個世紀的姿態出現的全球化浪潮面臨巨大的危機。人們對如何重新敘述自己的歷史,對重歸某種傳統懷抱著渴望,這是到處可見的文化現象。但是,在短促的二十世紀之后,如何重歸、能否重歸、何種重歸,都成了極為困難的問題。二十世紀難以馴服的特征現在已經是我們時代內部的要素。如何面對這個無法拒斥的遺產,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我們思考當代處境和解決問題的方式。對中國而言,“二十世紀”提出的問題其實正是對自身歷史上的第一個“總體史”的回應,它的意義深藏在它的“失敗”之中。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才能理解“二十世紀已經成立了”這個命題。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